021-68410016
新闻资讯
首页 > 新闻资讯 > 产品资讯 > 经颅直流电刺激(tDCS)结合认知训练(二)——对注意力、决策能力的影响

经颅直流电刺激(tDCS)结合认知训练(二)——对注意力、决策能力的影响

经颅直流电刺激(tDCS)结合认知训练(二)——对注意力、决策能力的影响

认知训练与tDCS组合技术对注意力的影响

注意力(attention)是一种较为复杂的认知功能,是指心理活动指向和集中于某种事物的能力,它包含警觉网络、导向网络、执行控制网络等多种成分。注意力与感知、记忆等认知能力有密切关系,在研究感知、记忆等认知能力的同时,研究者也开始研究认知训练和tDCS刺激组合对注意力的影响。

Park等对11名中风患者进行双盲、对照实验,阳极tDCS刺激(2mA,30min)双侧前额叶同时进行计算机辅助认知康复训练(15min视觉任务,15min听觉任务),结果发现脑卒中患者在真刺激和认知训练后的听觉和视觉注意任务方面表现出显着改善,患者的注意力也明显改善,但对于未训练工作记忆任务没有影响。

Silva等在2017年对40名女性纤维肌痛患者进行警觉性、定向能力以及执行控制能力的研究,阳极tDCS刺激(1mA,20min)DLPFC并结合抑制控制训练任务。结果发现,真刺激组中定向和执行的注意网络性能显著提高。

同一年,陈滟等对脑卒中首次发病患者进行注意力的研究,使用认知检测、注意力维持以及注意力警觉性的测试方法,患者进行A、B两期(真假刺激和常规认知训练)的实验。选定前额叶和DLPFC进行tDCS刺激,结果发现tDCS结合注意力训练后,患者的蒙特利尔认知评估量表从6分提高到26分,注意力维持和警觉性都有明显的改善。

随后,Fazeli等对免疫缺陷神经认知障碍患者进行认知训练和刺激可行性的研究,评估tDCS刺激是否会影响认知康复训练中处理速度的认知结果。结果发现,执行能力、注意力以及处理速度有明显的改善。最近也有少数关于健康人注意力的研究。

关于注意力,大多数研究是针对患者认知能力的研究,未来可以增加对健康人的研究。尽管很多研究表明认知训练和刺激组合方法可以改善患者的注意力,并有实验发现在长期的随访中训练效果得到了维持,这对于患者来说意义重大。但很多研究是试点研究,样本量太小,只能提供一定的证据,在未来的工作中应该扩大样本量进一步研究,以便更好地应用于临床医疗以及健康人群需求。

认知训练与tDCS组合技术对决策的影响

决策(decision-making)的研究主要是建立提高绩效的干预措施,改善人类推理和决策的能力。在很多复杂任务以及日常生活中,需要从两种或多种条件下选择其一,这就涉及到人们的决策能力。决策能力是一种高级的认知能力,与其他的认知能力紧密相关。研究者通常从处理速度、抑制能力、控制能力、决策等来研究决策能力,其刺激脑区通常选择DLPFC。

Ditye等在2012年对22名健康成年人进行训练和刺激的实验。该实验使用停止信号任务对12名参与者进行训练,对10名被试的右侧额下回给予离线阳极tDCS刺激(1.5mA,15min)。结果发现,tDCS刺激结合认知训练可以有效地改善抑制反应能力,效果明显优于单独的多次训练。

Gilmore等在2018年对30名退伍老兵进行风险任务中的决策能力进行了研究,在tDCS刺激(2mA,25min)DLPFC时,进行气球模拟风险任务(Balloon Analogue Risk Task,BART)训练。结果表明,真刺激组接受刺激和训练后,参与者进行未经训练的风险任务时风险选择显著降低,并在随访的1个月和2个月中影响效果依然存在,在假刺激组中则没有发现认知能力的变化。这些结果表明,tDCS刺激DLPFC结合决策任务可以降低风险,改善决策能力。

小结

综上所述,前额叶是参与注意力和决策能力的重要部位,tDCS联合认知训练的治疗技术可以显著提高患者的注意能力,也可改善患者的决策能力。在未来的研究中可扩大样本容量,增加更多不同年龄阶段和不同病症的人群,以探讨出更佳可靠有效的tDCS联合认知训练的治疗方案。


>> 经颅直流电刺激(tDCS)结合认知训练(三)——对工作记忆及其他认知能力的影响

>> 经颅直流电刺激(tDCS)结合认知训练(一)——对感知的影响